世行:全球经济步入拐点 GDP增长率提高到3.2%

2019-07-10 11:41

世界银行最新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称,经过五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发展中国家和高收入经济体的增长率终于逐渐走出谷底,预计2014年世界经济将逐步走强,全球G D P增长率预计从2013年的2.4%提高到3.2%,并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达到3.4%和3.5%。如果采用2005年购买力平价加权,2014至2016年的全球增长率将分别为3.7%、3.9%和4.0%。

  报告认为,2014年,须关注发展中国家在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进程中易受到的冲击,在政策适用范围缩小的情况下,应采取措施积极应对。

  经济稳步增长

  报告分析说,2014至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的初始增长加速主要反映在高收入经济体的增长走强。随着财政整顿和政策不确定性对增长的拖累有所缓解,高收入国家今年的经济增长将从2013年的1.3%上升至2.2%,在2015年和2016年稳定在2.4%。

  在高收入经济体中,美国的经济复苏一马当先,截至目前已连续保持10个季度的G D P增长。预计今年美国经济将增长2.8%(2013年为1.8%),2015年可达2.9%,2016年可达3.0%。欧元区的经济增长经过两年收缩后,预计今年可达1.1%,2015年和2016年分别可达1.4%和1.5%。

  报告预计,今年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将从2013年的4.8%上升至5.3%,但仍低于早先的预期。2015年和2016年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将分别达到5.5%和5.7%。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考什克巴苏说,有些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会超出相当幅度,安哥拉预计可以达到8%,中国达到7.7%,印度达到6.2%。重要的是要避免政策呆滞,以防新生的绿芽变成枯萎的残茬。

  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危机前不可持续的高速增长逐步降温,但这并非源于发展中国家增长潜力的减少。与上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初期相比,较低的增长速度仍代表着巨大的改善。因此,尽管发展中国家未来几年增长率与2003至2007年的高增长时期相比大约低2.2个百分点,但较低的增速并不令人担忧。

  此外,报告还预测,今年的全球贸易增长率估计将从2013年的3.1%上升到4.6%,2015年和2016年可达5.1%。大宗商品价格回落会继续影响贸易收入。从2011年年初达到峰顶到最近2013年11月跌至低位的这段时间内,能源和粮食的实际价格分别下跌了9%和13%,金属和矿产品价格下跌30%。大宗商品价格面临的下行压力预计还会持续存在,原因之一是供应增加。

  潜在挑战犹存

  虽然过去五年间全球经济的主要尾部风险已经消退,但报告指出,潜在的挑战依旧存在。

  报告称,高收入国家的增长存在着积极和消极两方面的影响。一方面,高收入国家增速加快和中国的持续强劲增长支撑着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走强,刺激对发展中国家出口产品的需求。另一方面,高收入国家也制衡着发展中国家前景。利率上升会对资本流动产生抑制作用,特别是在美联储开始退出其大规模的货币刺激政策之际。

  随着经济增长走强,高收入国家货币政策将回归常态化,全球利率预计会缓慢上升。而发展中国家的私人资本流入对于全球金融形势仍很敏感,金融形势的有序收紧对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与增长的影响将是温和的,发展中国家资本流入占G D P的比重,预计将从2013年的4.6%逐渐缩减至2016年4.1%。但是,如果出现诸如2013年春夏之际对量化宽松何时退出的种种猜测所引发的无序调整,利率上调速度就有可能大幅加快。

  世行发展预测局代理局长、报告主笔安德鲁伯恩斯表示,迄今为止,量化宽松逐步退出进展顺利。但如果利率上升过快,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入就有可能在数月内下降50%以上,进而在某些比较脆弱的国家引发危机。在这种情境下,经常账户存在巨额赤字的国家、外债占比较大的国家以及近年来信贷大量扩张的国家最容易受其影响。

  加强政策应对

  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采取的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其适用范围已经缩小,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预算和经常账户余额都存在赤字。

  政策制定者现在需要考虑他们如何应对全球金融形势的收紧。具有充足政策缓冲和投资者信心的国家也许能够依靠市场机制、反周期宏观经济和审慎政策来应对资本流入减少。在其他情况下,比如可操作范围比较有限的情况下,国家可能不得不收紧财政政策以减少融资需求,抑或调高利率以吸引更多的资本流入。在存在充足外汇储备的情况下,可以利用外汇储备来延缓汇率调整的速度,同时,放松资本流入管制并对外国直接投资采取激励措施,可能有助于实现平稳调整。最后,通过改善较长期的增长前景,可信的改革议程能够在提振投资者和市场信心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样也可以启动在中期实现增强投资包括外资和产出增长的良性循环。

  世界银行集团行长金墉表示,下行风险继续对全球经济复苏构成威胁。要想加快减贫步伐,发展中国家需要实行有利于促进就业、加强金融体系和巩固社会安全网的结构改革。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