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再工业化”之路:理想丰满 现实骨感_8

2019-09-09 11:29

  业内人士指出,再工业化将助力欧洲经济去产业空心化,实现复苏和增长,是将欧洲彻底拉出债务危机泥淖的根本性解决方案。但欧洲再工业化之路仍面临多重障碍:疲软的经济大环境、与发达国家和新兴工业国之间的竞争、欧洲难以下调的能源成本、人口老龄化问题等。因此,再工业化虽然看上去很美,却绝非易事。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负责工业的委员安东尼奥塔亚尼近日重申,欧洲需进行再工业化,以重振欧洲经济。

  这已不是欧盟第一次公开号召其成员国调整产业结构,用再工业化创造经济增长点,带动欧洲尽快实现经济复苏了。

  然而,尽管有将工业占欧盟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由15.6%提升至2020年20%的总体目标,但考虑到欧洲特别是东欧国家薄弱的工业基础、高居不下的能源成本、欧洲多样化的政治体制等因素,欧洲再工业化之路注定是漫漫长途。

  理想丰满

  再工业化对于欧洲来说,是绝对正确的选择。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研究员刘明礼直言。

  刘明礼认为,面对债务危机,紧缩财政是为了控制债务问题不再扩散,而再工业化则是帮助欧洲经济去产业空心化,实现复苏和增长,效用等同于欧洲福利制度改革,属于能将欧洲彻底拉出债务危机泥淖的根本性解决方案。

  欧洲对此显然也心知肚明。资料显示,欧盟委员会曾围绕如何重启工业投资设计了一套系统实施方案,其中包含鼓励新技术研发与创新、改善市场条件、增加融资机会、培育劳动技能转型四大支柱,以及旨在清洁生产的先进制造技术、关键使能技术、生态型产品、可持续的建筑材料、清洁运输工具、智能电网六大优先领域。

  从中可见,欧洲希望推进的再工业化绝不是简单地基于现有的产业结构提高制造业比重,而是试图推动一批新兴产业发展,并加强已有产业高附加值环节再造,建立新的经济增长点。

  刘明礼强调,事实上,欧洲本身也确实有这个基础,其工业竞争力和制成品产品附加值都位于全球高水平行列。数据显示,欧盟还掌握着接近50%的全球工业技术标准和产品规则,同时拥有规模达5亿人、集中了全世界约50%的高端需求市场。

  现实骨感

  不过,同债务危机爆发的原因一样,欧盟的问题不在于整体实力不强,而是受制于成员国权力分散和情况各异,政治和经济政策无法统一执行,再工业化也一样。

  产业角度,针对欧洲再工业化计划,商务部研究院欧洲所副研究员姚铃表示,可以划分成两个阵营分别看。一类是英、德等老牌工业化国家,当初去工业化转移了其落后产能,但其把握着核心高附加值的技术和品牌仍能继续占据全球产业链高端,不存在偏废制造业的情况。

  另一类则是像意大利这样的国家,本身具备叫得响的品牌,但主要是纺织服装等轻工业,在再工业化浪潮中很难与新兴经济体区分开来。

  事实是,欧盟内部具备第一阵营素质的国家仍是少数,而第二阵营国家要想实现再工业化,需要欧盟层面在经济上、政策上的支持,但深陷债务危机的欧盟显然无暇分身。

  政策角度,刘明礼称,对于再工业化,欧盟层面更多是建议权,并没有法律效应,具体执行还需要各成员国自己决定,这也让欧洲再工业化凭添许多变数。

  姚铃补充说,在欧洲再工业化之路上,还横着众多障碍,包括债务危机下经济疲软的大环境、美国页岩气革命带来的发达国家成本竞争、新兴工业国的竞争、欧洲难以下调的能源成本、人口老龄化问题等。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